中国地名读音

我们也有过把岷江(mín)洪水读成闽江洪水,岷江在西南,而闽江在东南,比沁阳和泌阳之间的距离更远。

浙江的丽水(lí)被误读成丽(lì)水,台州(tāi)被误读成台(tái);

安徽的亳(bó)州,几乎经常被读作多了一横的毫(háo);

湖北的监利(jiàn)被误读成监(jiān);

河南的浚县(xùn)被误读成浚(jùn);

湖南的耒阳(lěi) 被误读成来阳,而真正的莱阳在山东;郴州(chēn)被误读成彬(bīn);(我家乡)

新疆的巴音郭楞(léng)被误读成愣(lèng),这两个字长得很像,一不留神就读错;

内蒙古的巴彦淖尔(nào)被误读成卓(zhuó),所以有一次一个朋友和巴彦淖尔的同志一起联欢,他们的第一件事就是热情地感谢读对了他们家乡的名字。可见平常误读率很高。

有些误读是因为地名中含有多音字,需要坚持的是名从主人的原则,例如:

河北的蔚县,正确读音是yù();

安徽的歙县,正确读音是shè();六安,正确读音是lù();

山西的繁峙县,正确读音是shì();长子县,正确读音是zhǎng();

山东莘(shēn)县,学生们一般读不错,因为有莘莘学子之说;但我到上海又读错了上海莘庄(xīn)。江西铅山(yán),误读率一定很高,因为谁想到普通的还是多音字而且是地名专用的字音。反正一不留神我可能就会读错。

象福建厦门、广东番禺、安徽蚌埠,虽然也含有异音字,但因为知名度高,被误读的几率相对比较低。读错山东东阿的比较少,感谢关于阿胶的广告;读错涪陵的比较少,感谢来自涪陵的榨菜;读错山西洪洞的也比较少,因为那句苏三离了洪洞县起到了积极的推广作用。

辽宁阜新,在辽宁一般被读成fú(),在北京一般被读成fǔ(),而正确的读音却是fù()

另外很多情况下是因为有些字根本就没见过,望字猜音,跟着感觉走。包括我们这些以说话念字为职业、普通话水平一级甲等的人在内,如果能第一眼就读对95%的中国地名,那就相当超水平发挥的了。山西的隰县(Xí),山东的莒县(Jǔ),茌(Chí)

河北的井陉(Xíng),蠡县(Lǐ);

四川的郫县(Pí),珙县(Gǒng),犍为(Qián);

安徽的黟县(Yī),枞阳(Zōng);

湖北的郧县(Yún),江西的婺源(Wù);浙江的鄞县(Yín);

江苏的盱眙(XūYí),邗江(Hán),邳州(Pī);

河南的柘城(Zhè),武陟(Zhì);

看着其中的某些字,仿佛回到了春秋战国时期。中国的很多文化和城市的历史密码,往往都固化在地名里了。当然,语言是流动的,是液态的,今天的错误有些或许就成为明天的正音了,字典只是一个特定时代的语音规范。语音的确定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,而这一切都是人逐渐造就的。

本文 暂无 评论

Top